? 26岁的一些思考_幸福日志_58美文网
返回

幸福日志

26岁的一些思考

作者:58美文网 浏览数: 2019-04-09

  时间过的真快,前几天26岁,毕业、创业了2年,这2年时间里经历了许多事。

  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在想自己的人生应该怎样度过。

  (1)

  我是这样一类人,一旦长期处于忙碌中,缺少独处和深度思考的时间,我总会觉得身心疲惫,并渐渐失去对“事”的掌控感。

  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习惯,在经历了一些重要的或者是杂乱的事情后,我都总是特别希望自己能够安静坐下来,认真的对过去这段经历进行整理和思考,从中重新认识自己,梳理所有的得与失,并重新找到接下来继续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我相信,每一段重要的或者是杂乱的经历,都会给自己的认知中留下一些垃圾——弄的自己就像是一个装衣服的衣柜,把所有衣服都往衣柜里乱塞,只有把衣服重新归类整理好,衣柜里看起来才会不杂乱。

  同理而言,只有梳理、整顿好自己的思绪,才能既往不恋,重新启程,轻装上阵。

  正如苏格拉底讲:不检视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又如一句名言: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只有充分的理解了自己的过去,才能清晰知道自己未来该去何处。

  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是,我似乎具备这样一种能力,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和独处的环境,我能把一些重要的、复杂的、系统的事情梳理清楚,形成一个逻辑自洽的闭环思考结果。

26岁的一些思考

  (2)

  文章开头提到,在我26岁,毕业、创业了2年的这个时间节点,我有必要找出整块的时间来独处和思考。

  然而最近2,3个月时间里,创业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每天都很忙,导致自己没有很多整块的时间可以用来思考。

  在清明假期这个时间节点,我给自己找到了独处和思考的时间,可以系统、全面的思考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3)

  2017年4月初,那是大学即将毕业的日子,室友们都在一起谈论过去的种种,未来的事业、爱情等各种话题。

  其中有一个话题我至今印象深刻,聊的是“毕业以后我们是否会长期在一个行业,一家公司干下去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和大家发生了意见分歧。

  室友们一致认为会长期干下去,当时我觉得,哎,这帮室友这样想也正常,毕竟我们专业是工科专业,这样的职业技能不是通用型的技能,我们工科出生的学生(至少对于我们“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的学生来讲)是很难把这样的能力迁移到别的行业里去的。

  而我认为我不会一直在一个行业,一家公司长期干下去,我甚至认为在毕业的前几年时间里,我一年至少会换2家以上公司工作。

  为什么我会和室友们有着不同的观点呢,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虽然是工科专业的学生,但我从进大学校门大一那天起,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时间都没花在专业上,而是去研究了我感兴趣的商业,而商业思维里更多的就是变化,学会拥抱变化反而变得更重要。

  这个地方不得不另插一句关于我对商业感兴趣的开始。

  我出生在农村,父母是做小生意的,在几兄妹中,我排行老大。我大概记得,小学三年级开始,家里很多事都由我来做,除了家里的做饭,洗衣、带好弟弟妹妹之外,父母在外面的生意,我也经常去帮忙打下手。

  而且从4年级那年开始,家里局部的“财政大权”,1000元以内的财务我可自由支配,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采购,也由我负责了,1000元什么概念,那时候很多同龄人,手里有个1块8毛的零用钱都要用上好几天了。

  真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记得好像是在一个秋天,那年我上5年级,我家地里有很多折耳根,吃不完,再不把它解决掉就老了不好吃。

  于是我开始了,第一次形成小闭环的商业之旅,我去地里挖折耳根,弄出来清洗干净,包装好,让爷爷带我去市场卖,最终在一天的时间内我卖掉了几十斤,其中有一半是一个社区的老奶奶发动她的邻居来买走的。

  经过这么一个小的商业之旅,我当时依稀懂了一些商业的常识,比如:流量、产品优势、价格、找关键人等等。

  那就是我商业启蒙的大概时间,我之后对商业感兴趣,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应该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回到正题,虽然“毕业以后我们是否会长期在一个行业,一家公司干下去的问题”,我和室友之间的意见不一致。带着不一样的意见我们还是毕业了,除了有个室友还在读研之外,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工作。

  毕业之后,与之前的意见截然不同的是这帮室友有的不仅换工作了,而且还是去了行业跨度比较大的行业;而我却在同一家公司一干就是两年。

  我在想,这究竟是为什么,以及这样的决定对我们各自的未来会造成什么影响。

  (4)

  这让我想到了一句话“人活在世界上,首要的目的是求存,获得生存”。

  如何获得生存?首先是要找到自己的位置。

  这个位置,可能是自己在小家庭中的位置、国家中的位置、社会中的位置;可能是自己作为地球生物在地球的位置;还可能是自己作为宇宙中的一个成分,在太阳系、在银河系、在全宇宙中的位置。

  这里我个人觉得,目前像30岁前后这样的年纪,找到自己作为人在人类社会中的位置是比较重要的。至于找到自己在太阳系、在银河系、在全宇宙中的位置这件事,用孔子的话来讲,50而知天命,那是到了50岁以后才去考虑的事。

  如何找到自己作为人在人类社会中的位置?踏出第一步便好。

  人的一生是处在进化、迭代、变化中的,也就是找到的“自己作为人在人类社会中的这个位置”,它是动态的,可变的。自己能做的是做好自己的努力,当自己的努力与环境相遇,新的可能性就会出现,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你踏出第一步便好。

  马丁.路德.金说:有信心的踏出第一步,你不需要看到整个楼梯,只要踏出第一步就好”。

  我们还原一下这个情节:你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不停地徘徊寻找光明,但你摸索很久还一直滞留在同一平面同一维度上,忽然,你发现脚边有一个高出来的地方,然后尝试把一条腿踏上那个地方,你就开始了由台到阶的过程。

  你可能因为偶然的原因踏上了一个台,最关键的一步把你引向一个台阶,你就一步步上去,超越了现在的众多仍然在摸索的同伴,发现这原来不是一个平面的屋子,而是一栋楼房甚至是一座塔。

  就跟我和几个室友一样,毕业后我们都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环境发生碰撞,在碰撞的过程中,有的室友发现自己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主体意义”与小环境格格不入,发现了新的可能性,然后换行业换公司换职业了;而我与整个小环境系统相对来说还比较匹配,现在做的事也属于我个人大系统内的事,所以一干就两年。

  (5)

  踏出第一步只是个开始,未来的第二步、第三步等等存在着很多可能性,也就是说自己在整个人类中的生态位,不同的时间点可能不同。

  当放到整个人生的大尺度下来看,每一小段的不同,积累在一起构成了每一个人整体的生存优势不同。

  因此要获得较强的生存优势,除了踏出第一步,开始努力,然后与环境发生碰撞之外。还要找到自己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主体意义”是啥,然后围绕主体意义构建自己的系统能力。

  啥是系统?

  假如你是一个少年足球运动员,特别优秀,是万里挑一的天才,有一天被一个教练看中了,你到体校以后,教练特别重视你,关心你,你慢慢感到自己就是个天才,还想到中国足球的希望就落在你身上了。

  但很不幸,有一次训练的时候,你受伤了,很严重,医生说你之后都不能在踢球了,你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教练来家里看你,也非常痛心。

  那么请问教练是不是也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对不起,其实并没有。教练不可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一个人身上,事实上他手里有好几个像你一样天赋的球员。

  教练搞得是系统工程,你只不过是系统中的某个角色而已,站在教练的角度来看,失去一个天才球员的确是个重大损失,但也仅仅是一个损失。但对你来说足球前途已经断送了。

  所以一个人啊,要真正的长期性安身立命,得建立自己的系统。

  没有系统的人一惊一乍,有系统的人心静如水。

  (6)

  有的职场朋友系统能力就弱一些,干了几年的销售、突然跑去做技术、然后又去换行业,没有找到自己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主体意义”是啥,然后就不能围绕主体意义构建自己的系统能力。结果就是不能让自己真正的长期性安身立命。

  而有的职场朋友,系统能力就特别强,其中我有一个朋友,系统能力就特别强,所有的系统能力积累都在围绕着自己的“主体意义”积累。

  大学期间就有过各种尝试,一毕业年薪就10万起,刚工作2年,现在年薪已经30万起了,而且这个朋友现在各种能力的积累,在未来是非常容易迁移到其它行业和岗位的,现在能安身立命,未来也可以。

  正所谓你看到的,成年人的突然优秀,其实是深谋远虑,厚积薄发的正常发挥;是从站在未来布局现在的开始。

  (7)

  少有朋友知道,2018年,由于身体原因我在家修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那段时间里,有得有失。

  得到最重要的东西是,在我这么年轻的时候,有机会生一场大病,过着自己不想过的日子。

  藏区有句老话:“你得有足够大的福报,才会在壮年生一场重病,遭一场濒死的大难,有过是自己又不是自己的阶段。”这是清零,清零才是让一个人彻底反思、脱胎换骨的方式。

  当然这点苦不算什么,毕竟从上大学起,我就一直颇有不顺,早已习惯生活中的不如意。

  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是,那可能是爱情。

  2017年中下旬,我喜欢一个女孩,可能也仅仅是一种喜欢,关系还没有上升到“恋人”,由于我的身体原因,我知道自己要休息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就没在主动联系,然后慢慢的,就不了了之了。

  这让我想到了一部电视剧《都挺好》,由于最近刷朋友圈,总看到有朋友提这部电视剧,因此在清明周五放假的当天晚上,我一个晚上就把剧看完了。

  男二号老二苏明成(一个一直啃老,无理取闹的这么一个角色)与女二号丽丽(一个时尚的都市女性、充满上进心、漂亮的这么一个角色)是夫妻,然后因为各种原因,离婚了。

  剧情结尾的时候,苏明成和丽丽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优秀,但最后他们居然没有在一起。放在以前看到这样的剧情,我会非常伤心,非常失落,非常想骂导演,导演你怎么可以这样呀。

  而这次我看完以后,非常的平静。因为我觉得,放在整个人生的大尺度上来看,苏明成和丽丽都在变得越来越好,都在让自己做一个值得被爱的人,即使他们两个最终没在一起,他们未来还是会有一段幸福的感情,因为他们都值得被爱,也有着爱他人的能力。

  我自己的感情也是这样,希望自己努力做一个值得被爱、也有着爱他人能力的人。

  (8)

  2018年中下旬至今,我的职位有了调整,调整为我即是一个管理者又是一个创造者。

  所谓管理者,主要工作就是与人沟通、信息同步、协调、项目推进。这些工作的时间是碎片化的,可以是按小时,或者是分钟计算。

  所谓创造者,就是具体的某件事,自己也要动手去干,要有产出。这些工作的时间是整段的,可以是按半天计算,也可以是按全天计算。

  每当我在做着手头的工作时,产品经理遇到了一些问题需要和我协商、产品经理手上的工作已阶段性完成需要我审核、技术在开发中遇到了一些问题,要问问我的意见、合作方的合作事务反馈回来需要往前推进、老板过来问现在是否有时间,有时间的话聊聊方向、战略、对外等相关问题等等一系列管理型问题和创造型问题的时间经常发生冲突。

  按理来讲,我作为一个管理者,有权利让其他人与自己的工作时间表同步,有权利让别人跟着自己的节奏工作,但为了团队产出的整体效率和产出质量,往往我会特别克制这种权利,以大家的工作时间表为主,我打配合。

  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我的工作量变大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很难平衡好这两个角色。让我很有撕裂感,有特别累的感觉。

  通过前一段时间的不断的实践,不断的调整,在平衡自己即是一个管理者又是一个创造者这两个角色的时候,我有了一些心得,现在变得从容淡定了许多,也能空出一些时间做自己的事了。

  我的方法是把时间分为两块,一块是管理者的时间表,一块是创造者的时间表,每天的工作中,我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安排,每半天为一个周期,这半天只用一份时间表来处理工作,不会把两件冲突特别大的事情放在同一个时间周期内处理。

  (9)

  以上是对过去两年经历进行整理和思考的部分提炼。

  在未来的2年里,我对自己有3个方面的期待。

  1.在工作和个人成长方面,围绕自己的“主体意义”系统性的持续迭代、提升自己,持续构建自己生态位的生存优势。

  2.能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然后在漫长的未来里,我们两个人能够一起拥抱不确定,拥抱变化,在变化中变得成熟,彼此适配。

  3.假设目标2实现,也到了快谈婚论嫁的时间点,把房买了。虽然从我个人角度来讲,30岁以前买不买房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但目标2实现之后,我是一个被需要的人,我需要去照顾好自己所爱的人。

  在26岁,毕业、创业了2年这个时间点,借此文与各位共勉。

  也算是给那些长期一直关心我,但未及太多交流的朋友们做一个汇报,我应该还算是在一个挺正向的状态里,不断进步着,永远坚持向上生长。


    猜你喜欢
    精选图文
    作者的其他文章
    推荐文章